综艺报:电视剧价格疯涨 自制剧引发制播方论战,

综艺报:电视剧价格疯涨 自制剧引发制播方论战,

2017-06-25 07:47 作者:小编

与会人士认为,影响电视剧价格的因素有很多,之所以价格飙升,与卫视互相间的竞争有密切关系

由搜狐视频、搜狐娱乐与《综艺报》共同主办的“搜狐电视剧新媒体夏季论坛”7月28日下午在京举行。50余位来自各个电视剧制作机构、电视台、运营商、互联网企业、产业研究学者及媒体人士,以“新变化、新机遇、新挑战”为议题,特别对“电视剧版权与价格”进行了交锋与探讨。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秘书长王鹏举简要介绍了2010行业三大新变,“2010是中国电视剧产业发展最关键的一年,也是话题最多最‘热闹’的一年。”而在业内看来,最为热闹的,莫过于成直线飞涨的电视剧价格——早在一个多月前,就有人获悉《潜伏》()导演姜伟的新作《借枪》已经卖出了200多万元一集,总价超过千万元。纵然导演与制片人目前否认了这个说法,但依然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不是“空穴来风”。

另据统计,2008年至今,热播剧网络版权价格涨了50余倍。

电视剧市场:

卫视竞争致价格上涨

2009年1月开始,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()的价格率先晋级百万,之后电视剧价格飞速上涨。不过王鹏举表示,电视剧单集价格飙升,随之而来的是更叹为观止的成本增加。

“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的价格让我感到了温暖,但这‘温暖’还未暖及心房时……”王鹏举言及此,叹口气道:“我们的编剧、导演、演员的身价也成10倍乃至20倍地增长了。”

他说,一位演员年初1万7000元一集,年底就变为12万元一集,而另一位“名角”三个月前12万元一集,三个月后则升到30万元一集。“因此使得制作业又不堪重负。”

王鹏举表示,演员、导演的价格过高,缘于购买方对剧本根本不屑一顾,而是更看重制作班底的名气。

“由于竞争,电视台争相购买好剧,合同提前,减少了我们的风险。另一方面,由于电视台要预购剧集,为了保险,他们会更在意是否是名编、名导、名演员。一集电视剧有1万5000字,每年我国大概生产1万2000集电视剧,相当于每年有约1亿8000万字的剧本,但有多少人来读呢?目前这种‘篱笆式的、农庄式的’工作方式,使得低成本的剧面临更大的风险。现在的电视剧市场,只要你拍完了还没卖出去,那你就别卖了。”

据悉,央视成立电视剧节目采购中心,每年的购剧预算将提升至16亿元,而此前该项预算大约为10亿元。与此同时,省级卫视增加电视剧投入,视频网站对热播剧的采购,也促使电视剧价格几十倍的增长,一个又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单集报价被曝光。

国人对电视剧的需求,真具备了如此大的市场容量?这究竟是电视剧市场供求关系的正常发力,还是恶性通胀所带来的新一轮泡沫?

与会人士认为,影响电视剧价格的因素有很多,之所以价格飙升,与卫视互相间的竞争有密切关系。

发行方华录百纳老总罗立平认为,未来价格仍有上涨空间,并且不存在通货膨胀的现象:“市场会继续发展,电视台差异化增加、竞争加剧,价格中应该没有泡沫,对好的剧还有需求,还有增长空间。”

新媒体的剧集价格仍旧伴随着版权话题。新媒体代表认为,正因视频正版版权得到提倡,才使得电视剧的网络售价从此前的零成本盗播,到今天动辄15-20万元/集的价格——也使得新媒体播出平台越来越感到吃力。

但是制片方代表仍认为价格还未到顶点。罗立平以美国的《血战太平洋》为例,该剧1集售价合几千万元人民币,目前国内200万元一集的“天花板价”与之相比,仍显得较为“低廉”。

自制剧冲击:

制播“融合”与“分离”

近期,电视台纷纷成立各种制作公司,自制剧风起云涌,电视台也可利用媒体资源优势对其进行宣传。

2009年以来,越来越多的电视台选择了自制剧、定制剧等“自产自销”的方式,湖南、浙江、上海、江苏等主流电视台都将自制剧放在了工作重点中,进入2010年,视频网站也开始染指“自制剧”,自制剧大潮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现在电视剧发展的一大趋势。

其中,湖南卫视1986年以《乌龙山剿匪记》初涉自制剧, 1 9 9 7年以《还珠格格》引发收视狂潮,2 0 0 0 年后接连拍出《又见一帘幽梦》《恰同学少年》《血色湘西》《微笑在我心》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《八百里洞庭我的家》等自制剧目。东方卫视的自制作品包括《加油!优雅》《青春进行时》《杜拉拉升职记》《加油!网球王子》等。安徽卫视2009年7月接连开拍《幸福一定强》《就想爱着你》《包青天之七侠五义》,江苏卫视则把自制剧的矛头指向海岩剧的重拍。浙江卫视成立“蓝巨星国际传媒公司”,负责自制电视剧和做艺人经纪,投资8000万元拍摄4部自制剧: 《歌舞青春》《我的野恋女友》《爱上女主播》和《我爱记歌词》⋯⋯

而即将到来的8月电视剧大战中,《无懈可击》《流星雨2》《就想爱着你》也都属于自制剧范畴,狂潮将再度来袭。但是, 长久以来,自制剧也与“山寨”划上了等号,受到不少业内人士诟病,电视台代表对此大声喊冤:“你们怎么就断定,自制剧一定没有民营公司做的剧质量好?”

在天津卫视频道总监、天视卫星传媒总经理孔令泉看来,自制剧狂潮的来袭,恰恰反映了制播平台更为紧密的融合趋势:“以前电视剧的制作并不是为了某个特定的播出平台,而是面向众多平台提供内容服务,也就是说,电视剧的平台特征是比较弱的,与播出平台的关联度较低,但与观众的关联较高。电视台与制作公司,不应该是‘反哺’,而应该是更密切的合作关系,譬如独播剧、定制剧、自制剧。如今,制播两个平台已经在融合,超越了甲方、乙方的单纯关系。”

不过,制片方并不完全赞同此观点,他们认为,电视台涉足电视剧制作领域,恰恰与广电改革“制播分离”相背离 ,也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制片公司的生存空间。北京中联华盟、执行董事兼总裁刘晓霖表示,“电视台如果想要独播剧、定制剧,可以提供题材和标底,将竞标和拍摄权交给社会,将电视剧变成真正的商品。”